<

  • 当前位置:首页 > 太平洋在线产品
  • 对话甘肃白银越野赛前六名唯一幸存者:昏迷两小时奇迹醒来,要请救命大叔喝酒


    时间:2021-05-24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


      

    海报直击丨对话甘肃白银越野赛前六名唯一幸存者:昏迷两小时奇迹醒来,要请救命大叔喝酒

    张小涛向记者展示了他的伤口

    公共网络海报记者陈家伟甘肃白银报道

    5月22日,甘肃省白银市景泰县举行黄河石林山马拉松100公里越野赛(以下简称:黄河石林越野赛),21人遇难。

    5月23日12时,21名参与者的尸体已全部运出遇难者现场,紧急救援行动结束。伤员的治疗、康复和事件调查正在有序进行。在当天早些时候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甘肃省白银市委副书记、市长张旭晨表示:“作为活动的组织者,我们深感内疚和自责,并向受害者表示深切慰问。”

    张旭晨表示,该事件是由当地天气突然变化引起的公共安全事件,甘肃省委、省政府已成立事件调查组,进一步调查事件原因。

    黄河石林越野赛发生了什么事,导致21人死亡?幸存的参赛者张小涛向大众网络海报记者讲述了他的经历。

    在人群中,记者一眼就认出了张小涛。除了穿着运动服、深色皮肤和跑步者特有的“瘦”,张小涛还是一名资深的跑步者。同样如此。张小涛告诉记者,他已经跑了10年的马拉松,跑了5年的越野赛。曾参加庐山100公里越野、三峡168公里越野、崇礼168公里越野等大型赛事。“虽然不专业,但也是资深跑步者。”

    但是黄河石林越野赛发生的事情还是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安全获救后,张小涛彻夜未眠。首先,他密切关注其他跑步者的信息。第二,安全获救后,恐惧的念头冒了出来。张小涛说他是当时6强中唯一的幸存者。

    比赛于22日上午9时正式开始,张小涛于7时30分抵达比赛场地,为一些准备活动做准备。“当时天气已经出现了不好的迹象,气温比较低,风力很强。”

    公众网络海报记者注意到,从CP1到CP9,比赛分为九个阶段。张小涛说,在到达CP2后,出了点问题。“我跑得比较快。在最初的几个地方,当我到达CP2时,开始下雨了。沿着黄河跑完之后,我开始爬山。CP2到CP3是攀登段,这一段也是事故发生的地方。当我下山的时候,已经刮风下雨了。风越大,雨越大,冰雹就越多。我一直蹲在脸上,眼睛开始模糊,有些看不见路。”

    张小涛说,他遇到了全国残奥会马拉松冠军黄观俊——。"当时,他的状态有点不好。"陪同张小涛的还有贵州选手吴攀荣。“我们从比赛一开始就基本上是一起跑的。当我们到达山腰时,他全身开始颤抖,说话时也开始颤抖。我看他状态不好,就用胳膊拉着他。”张小涛说,吴攀荣只穿背心和短裤。

    在后来的旅途中,张小涛多次摔倒,慢慢与吴攀荣分离。“不记得怎么分了。”张小涛坚持CP3,这是一个没有补给的突破点。“因为地形原因,这个地方没有补给。按照比赛安排,往下5公里的CP4是补给点。这是一条下坡路。本来是想坚持下去的。结果没有坚持。”

    慢慢地,张小涛感到失去了控制,跌倒后站不起来。当时他还清醒,就赶紧穿上保温毯。“然后我拿出GPS定位器,按了SOS,然后就晕倒了。”这时,张小涛已经跑了33公里。

    海报直击丨对话甘肃白银越野赛前六名唯一幸存者:昏迷两小时奇迹醒来,要请救命大叔喝酒

    张小涛的运动手表记录了张小涛在33公里处停留了两个多小时

    张小涛说他在山里昏迷了大约两个半小时。“我的运动手表有记录,在33公里处停留了2小时43分52秒。”后来,张小涛被一个放羊的叔叔救回了山洞。“山洞里发生了火灾,我的湿衣服被脱掉了,一床被子裹住了我。又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我醒了。”

    张小涛说当时山洞里还有其他玩家。还好都是淤青之类的皮外伤,不算太严重。但是由于下山困难,大家还是等着他醒来一起下山。“我可以在昏迷中抢救两个小时。我认为这是一个奇迹。”然而,张小涛说,这个圈子里的一些专家并不那么幸运。“当时我前面有梁静、黄印斌、曹鹏飞,后面是吴攀荣、黄观俊,都被打死了。也就是说,前6名中,只有我活了下来。”这里张小涛的眼睛有点湿。在上述人群中,除了残奥会冠军黄观俊,梁静是跑友

    圈内也是赫赫有名,是国内越野跑的顶尖选手,“他是有国际排名的。”张小涛说道。

    为何这些顶尖高手在事故中未能幸免?张小涛认为还是相关装备不到位所致,“虽然我是第一次参加黄河石林越野赛,但功课我还是做了一些,往年这个时候比赛需要的是防晒防中暑,保暖不在准备的范围内。”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了解到,诸如冲锋衣等保暖装备并未被列入强制装备内,“所以大家都是轻装上阵,我带了两瓶水,一些能量胶、保温毯,还有一件皮肤衣,而皮肤衣可能就是我能幸存的原因,其他很多人都是背心、短裤。”

    此外,张小涛认为赛事保障方面也是此次事故的重要原因之一。“我这种情况真的属于奇迹了,即便这样我还是被当地村民救起,而非救援人员,之后也是我们自己下的山。要是没有奇迹,谁能在那种环境下昏迷两小时而存活呢。”

    目前,张小涛已经抵达兰州,准备在兰州坐火车回家。“这么多跑友遇难,我真的非常心痛,向他们表示哀悼。同时也要感谢救我的放羊大叔,我醒后大叔告诉我,救我起来的时候,我说要请他喝酒,我现在迷迷糊糊,依稀记得有这件事。但即便没有说,我也肯定会好好感谢这位大叔,不过现在家里人都在等着我回去报平安,我准备先回家,之后开车带着家人一起再来一次,好好当面感谢一下他。”

    延伸阅读:

    甘肃白银山地越野赛救援:牧羊人连救六选手、村民抱被子帮忙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甘肃白银5月23日消息,“由衷感谢朋友们的关心,5月22日甘肃黄河石林百公里马拉松遭遇恶劣天气,起雾、下雨、冰雹、下雪,自救都困难,感谢跑友救了我一条命,感受到了当地村民和组委会热心和帮助,在此感谢大家,我安全了,谢谢大家关心!”2021年5月23日上午7时,“小晏香香”(微信名)在朋友圈里发布了这条信息,告诉朋友自己平安。她是参加2021(第四届)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的参赛者。

    中国青年报记者辗转联系上“小晏香香”。

    回顾这段经历,她用“死里逃生”来形容。她是一名医务工作者,此前已经参加过3次100公里山地越野赛,来甘肃白银景泰参加比赛前还在朋友圈写下“征战黄马,问鼎石林,安全完赛”的目标。

    作为较有经验的越野者,为了这次比赛,她准备了充足的物资,包括冲锋衣、葡萄糖,还有钾片等药品。她唯一担心的是,“防晒做不好,可能会中暑”。

    突如其来的极端天气在“小晏香香”的计划之外。她回忆,参赛前,天气预报是“气温18摄氏度左右,小雨",她判断这是特别适合跑步的天气。

    天气是突然改变的。另一位跑友“流落南方”回忆,“22日早上,风和日丽,阳光甚好,坐摆渡车去起点之前甚至还有一丝暖意,但下摆渡车的那一刻,天色转阴,随即起风,风力有四五级的样子。体感温度瞬间降低,开枪前跑了两公里热身,却出现身上没有热起来的情况。9点整比赛开始时,风力有增无减,面对长下坡,不知道有多少人帽子直接被吹飞,又停下来返回捡帽子。到CP2之前,大概十点半前后,开始下起了雨,过了CP2之后,出现逆风,风力已经加大到七八级,雨更密了,风裹挟着雨点打到脸上,像密集的子弹打过来一样疼。眼镜被雨水糊住,眼睛睁不开,只能眯着缝儿,视线受到严重影响。”

    这也阻挡了“小晏香香”前进的步伐。虽然穿了长袖、长裤、冲锋衣,但较高海拔地区偏低的温度,以及大风、冰雹的到来还是让她无法站立。

    同行跑友“可乐”拉住了她,两人共同抵挡大风。陆续,又有其他3位跑友和他们汇合到了一起。但糟糕的是,这时手机信号中断了。这个小队伍中,男士在前方探路,直到他们发现了一个窑洞。

    对话甘肃白银越野赛前六名唯一幸存者:昏迷两小时奇迹醒来,要请救命大叔喝酒

    此时,景泰县常生村村民朱克铭正在窑洞避雨。今年49岁的他是一名牧羊人,5月22日上午9时,天上刮着大风,但羊要吃草,朱克铭还是像往常一样去山顶放羊。他知道今天景区要办比赛,他喜欢热闹,也想去现场看看。

    10点多,天开始下雨,气温越来越低。在当地一个被称作朱家窑的地方,朱克铭停下来,去了以前生产队用过的窑洞。他总在那一片区域放羊,之前还在窑洞里放了衣服、被褥和干粮。

    朱克铭先是听到了求助声,循声走出窑洞,他看到一群越野赛选手中有一位已经在抽搐。他把大伙带到窑洞,又生起了几堆火。

    朱克铭随后跑到了有信号的地方,拨打了景区的救援热线。等候期间,他多次到窑洞外去观望,“看看救援队走到哪了。”

    “前边有一团东西看不清楚。”眺望时,他发现有新情况。这时,有恢复体力的选手和他一起外出辨认。“那团东西”是一名已经失温倒地的选手。大家忙着把他抬进了窑洞。

    对话甘肃白银越野赛前六名唯一幸存者:昏迷两小时奇迹醒来,要请救命大叔喝酒

    “脱了衣服、盖上被子、和火保持一定距离慢慢烘烤""小晏香香”记得这些救援步骤,但她很自责,自己当时太虚弱了,即便身为医务工作者也没能帮上什么忙。好在抢救及时,最终,这名选手化险为夷。

    窑洞中的六名选手经过休息,体力渐渐恢复。

    与此同时,救援人员也抵达了窑洞所在地,将六名选手带往安全地点。

    “连摩托车都上不来,救援人员都是连走带爬。”“小宴香香”告诉记者,返程路上,他们才得知其他被困的选手分散在不同的地方,救援正在紧张进行。

    对话甘肃白银越野赛前六名唯一幸存者:昏迷两小时奇迹醒来,要请救命大叔喝酒

    回到出发地的大巴车上,需要先步行,再坐越野车。“一路上,看到很多村民带着被子来帮我们,真的很让人感动。”另一位网名叫“雪”的选手告诉中青报记者。

    5月22日深夜11时左右,几名获救者返回酒店。他们要了朱克铭的联系方式,想之后感谢他。

    朱克铭觉得自己没有做什么,“任何人在那种情况下都会这样做的。”

    对话甘肃白银越野赛前六名唯一幸存者:昏迷两小时奇迹醒来,要请救命大叔喝酒

    图片由被采访对象提供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