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首页 > 太平洋在线产品
  • 计算机学者张晓东热点可能浪费资源盒子里的东西更重要


    时间:2019-09-11  来源:  作者:恒耀平台  浏览次数:


       “计算机科学是非常不同的,但所有的变化都是基于核心技术和基础学科。”俄亥俄州立大学罗伯特M.克里奇菲尔德教授,张晓东教授担任计算机科学与工程系主任12年。记者询问了计算机科学的建设经验,他回答了这个问题。张晓东认为,计算机影响到各行各业,没有一门学科有如此大的影响力。要重视学科建设,紧跟热点,打好基础。计算机科学不是空中楼阁。如果基金会足够好,你不必担心如何改变。今年,张晓东担任未来科学奖周项目委员会联合主席,负责11月13日至17日的发展。未来科学奖周的议程。在为期5天的活动中,生命科学奖、材料科学奖、数学与计算机科学奖的获得者将与年轻人进行学术报告和对话。此次活动还将邀请来自世界各国的近百名顶尖科学家参加讨论。张晓东透露,未来科学奖周将有资深科学家,如诺贝尔奖获得者带来前瞻性的演讲,也是杰出青年科学家举办前线工作的论坛。我必须学习“盒子里的东西”。自从我获得博士学位1989年,在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的计算机科学专业,张晓东一直在美国大学任教。他曾在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大学,威廉玛丽学院和俄亥俄州立大学工作。 2018年,张晓东辞去计算机科学与工程系主任12年。他的研究兴趣是计算机和分布式系统中的数据和存储管理。在高性能和分布式系统领域,已经为若干重要的基础研究问题取得了许多开创性成果。他领导的一些核心算法和系统设计已经应用于商业和开放系统软件,有效地优化或更新了计算机和分布式系统中的一些关键技术。在谈到学科建设时,他反复强调核心技术和基础学科教育的重要性。 “核心技术的意思是学习计算机‘盒子里的东西’,而不仅是学怎么用这个盒子”。“国内大学的计算机专业大多数以应用为主,只有几个顶尖大学重视核心和基础学科。”张晓东直言。张晓东提到,一些高校在计算机学科建设中跟“热门”、跟“热点”,“从网络、网格、物联网、再到大数据,成立了许多学院和专业,最后留下很有价值的教育和科研成果不多,浪费了宝贵的资源”。对于近来兴起的人工智能本科专业,他看得较为平淡。“人工智能的核心是通过数据分析找到特殊的模式,并快速地做出判断。当今,计算机的计算能力和数据量非常大,人工智能可以做很多的事情,但也有相当的局限性。”“对于计算机学科而言,大学四年能够打好基础就不错了。如果真有资质和能力,什么时候做深入的专科研究都不晚。 ”向学生“汇报”读书心得张晓东现为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 Robert M. Critchfield 讲席教授,国际计算机学会(ACM)院士,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IEEE)院士。被誉为公立常春藤的俄亥俄州立大学,是北美五大湖地区最顶尖的公立大学之一。授课和科研是张晓东现阶段的主要工作,“做一些作为大学教授最基本的事情,没有这么惊天动地,但我很享受看到一批批的学生进校,学习成长,走出校门后又成为各行各业的技术骨干和领袖人物”。张晓东保持着学生时代的两个习惯—— 游泳和阅读。他声音爽朗而洪亮,向华谊新闻记者介绍:“每天最重要的一件事是早上起来游泳去,游一千米,二十几分钟”。另外半个小时是每天固定的读书时间。提起阅读,他向华谊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展示了手头的两本书。 一本是案前正在阅读的阿兰·德波顿散文集《哲学的慰藉》,另一本取自他身后排列满满的书架,是梁漱溟的口述《这个世界会好吗》。他饶有兴致地介绍了两本书的内容,他认为,哲学所研究的规律性对人的思维方式颇有启发和帮助。除了自己阅读,他会在每星期的科研组会上花十分钟向学生们“汇报”最近的读书心得,为他们做读书摘要,学生们“挺爱听”。目前,他为本科二、三年级学生教授“计算机组织结构”。用他的话说,这门课是计算机科学的基础,主要讲“计算机的解剖”。除了每周两次授课外,备课、答疑、科研、带研究生做项目、组织未来科学大奖,每天的时间安排非常满。大部分人总在等待着“敲门”这些年来,张晓东遇到了很多优秀的中国学生,看到每一代学生的变化。但有些变化“不太乐观”。 在与多位年轻学生的谈话中,张晓东发现,社交媒体,尤其是微信的过度使用占据了很多学生的生活和思维空间。这使得学生没有时间系统性地阅读、思考、听讲座、社交,甚至连“思维方式都被绑架”。他这样形容社交媒体占据生活空间的情景:“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你坐着想安静一会,但老有人‘敲门’(发信息);另一种是稍微安静一会,你会想:怎么没人‘敲门’?”他感慨,“大部分人总在等待着‘敲门’”。除了占据时间和精力,张晓东还发现,社交媒体的过度使用在无形中禁锢了学生的思想。一次与本科学生谈话的过程中,他了解到,一位成绩优异的学生在社交媒体上发了一篇文章,讲述他为什么在硕士录取机会和博士录取机会中选择前者。 “出于比较实用的理由……但对圈子里的本科生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张晓东说,一位受到影响的学生问他:“咱们系里学习最好的人都不去读博士,我们还读什么博士呢?” 张晓东自己几乎不用微信,与外界交流借助邮件、短信和电话。他觉得,“当社交媒体如此广泛和频繁地把人们连接在一起的时候,反而可能成为了一种负担。”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