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首页 > 太平洋在线产品
  • 池莉谈创作另一个价值


    时间:2019-09-11  来源:  作者:恒耀平台  浏览次数:


      

    原标题:池莉:另一种价值(创造谈话)

    pkm2tcawi0x.jpg

    最后,我得到了新书《大树小虫》的样书。手上有40万字,很重。快速翻转,溢出清新的书籍香味。最初,当我终于拿到新书时,我以为我会哭,因为它真的很难找到。这是将近10年的时间,近5年的写作,以及将近两年的变化,变化和变化。很多年前,我一下子写过,从未遇到过多次修改。但是,我没有哭。我只是放下手头的所有东西,把手机静音,把它放在一边,坐下来,开始静静地读我的新书,这比泪水更严重。

    对我来说,

    [0x9a8b]的写入是不寻常的。原本以为构思出来的长形文字不过是一种繁重的体力劳动。写作过程让我发现这是一种脑力劳动。十年的写作,消耗一辈子,开始,就是另一辈子。《大树小虫》经过三代人的创作,用了近百年的时间,才避免了传统或经典的线性故事,设计出了正方形和线条的不对称结构。我写下个人的生活,写下他们在这棵时空巨树上的挣扎。由于时空的弯曲,人物之间的关系是纠缠的,相互碰撞,相互影响,甚至借用物理学的量子纠缠来想象,对我来说,这是一个艰难的运动。困难的行动必须一次又一次地重复,即修改。愿意和不愿修改它是极其困难的,充满考验,充满遗憾。在这种磨练中,我学会了一种新的人生观:珍惜遗憾。

    以前我的珍视,更多地投向那些一气呵成、很快出版、纷纷获奖的作品。珍视获奖。珍视圆满。珍视夸赞。珍视好运。珍视昂贵。珍视好东西。写作长篇这10年来,遭遇了种种以前从来不曾遭遇的写作教训与人生教训,令我逐渐知道了另一种珍视。逐渐地,我开始珍视残缺。珍视舍弃。珍视批评。珍视本该得到却被失去的东西。珍视自己做的错事、或是蠢事—— 比如在当今这个碎片化阅读时代还坚持写作洋洋几十万字的大长篇,客观看起来,不免有点蠢,蠢我也十分珍视。我学会了珍视最日常的与昂贵毫不相干的普通东西。夏季到了。我会发现那把老旧蒲扇破损了边缘,某一时刻,我会搁下笔,端来针线盒,坐在迎光的亮处,穿针引线,为蒲扇镶边,其实网上大有新蒲扇可买还很便宜,原是我珍视这亲手缝补,又是珍视这蒲扇的贴身跟我多年。 我喜欢针线,从容不迫,将破损缝补一新,我希望我能够这个样子,耐心修补《大树小虫》,也耐心修补自己人生的破损—— 我更珍视我还存有这种希望。某些事物也的确有意思:许多次,写作冲动会沿着针尖倏然升起,扎得我一跳一跳,遂放下针线,赶紧伏案写作,从针尖到笔端,两不相干却又紧密相连,文学灵感竟在最平常的事物里抽象地闪现,仿佛神迹,这简直太值得我的珍视。所以直至最后完稿,尽管我看《大树小虫》书稿还不够圆满,可我学会了珍视这不圆满。

    许多的珍视,交集起来,变成了一种感恩。我感恩《大树小虫》的成书过程。我更感恩凤凰江苏文艺社友人坚持了10年的约稿与10年的惦记。我感恩天长日久持之以恒的写作,既给予我工作的欣悦,也给予我人生的磨砺,还力挫了我的骄娇二气。我的获得远远不止出版了一本新书,更有我对事物另外一个方面、以及多个层面的认识与理解,更富于智力与理性的认识与理解,而这一点,或许正是我的救赎之道。也是我在《大树小虫》的人物命运之中埋伏的这么一个道理:另一种珍视,恰当的妥协,在某些时刻,或许也不失为人生一种不可避免的选择。我希望有读者能够读出来,并对他们的人生有益。

    《大树小虫》( 2019年07月24日 第 07 版)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