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首页 > 太平洋在线动态
  • 向真向善向美的温度——评电影《没有过不去的年》


    时间:2021-01-30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


      

    欣赏李因的新作《没有过不去的年》,我被感动了,发自内心的赞叹:“我们需要这样一部有深度、有力量、有温度的现实主义杰作!”

    大力倡导英雄人物的文艺表现,为功勋奖章获得者、重大革命历史和现实题材、改革开放和精准扶贫而写作,这是时代的写照、传记和明德必须坚持的。但文艺不能忘记普通的民生,这也是肖像、传记、美德对于时代的重要内容,也是坚持以人为本的应有之义。电影《没有过不去的年》显然是讲后一种生活的。重点讲述了80多岁的普通老太太宋宝珍及其家人。她讲了一个既催人泪下又鼓舞人心的中国故事,让我思考了很久。

    我想起钱钟书先生在《谈艺录》中对文艺作品审美表达的分析。分三个层次:一、“物是天道”,即模仿“天”的本来表达,旨在求真;二是“定天”,即既表现出“天”的真实,又对这个真实作出审美判断,从而求善;三、“心达天”,即在追求真善美的基础上,把作家艺术家对客体生命的独特思考和审美发现与“天”联系起来,最终追求美,达到真善美的统一。从这个角度看《没有过不去的年》,我们收获了很多。

    这部电影的现实深度源于直面生活,求真务实,赢得细节。它把生活和人作为审美对象整体看待,兼容并包,不夸大也不贬低丑。无论是北京的城市氛围还是洛杉矶的海外生活,无论是黄山市还是惠州农村;无论是大儿子作家王的性格、性格、外貌、过错,还是二儿子环保局副局长的无奈、智谋、悔悟,还是大女儿大学老师王、二女儿质检员的言论、行为,尤其是老太太宋宝珍的心路历程,都刻画出了真相。影片的真实性和深度让观众觉得被生成“取代”。我们或多或少可以从屏幕上看到自己的身影和灵魂,从而产生内省和反思的欣赏效果。

    这部电影的现实主义源于对抑恶扬善价值观的表达。宋宝珍的形象是整部电影的精神领袖。这位平凡而伟大的母亲,辛辛苦苦把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养大,大方,宽容,有说服力。她是个好老师。在家里,她是个好妈妈。她用一个用胶带修补过,已经成为文物的旧风琴,教一群学生唱新歌;她回家给孙子孙女带的礼物是“什么是穷?”。嘉善虽然在打仗,但他的兄弟侄子们经常培养“礼乐一体”的传家宝。多么可亲可敬的老人啊!在我家乡的一场“家宴”中,老人卖掉了自己的老房子,分了自己的财产,决定把自己的孩子每人分到20万元。剩下的50万元给了学生兼养子童渊,用于治疗癌症和腿伤。影片用很少的笔墨刻画了佟元能和他的妻子,但笔墨是五彩缤纷的。他们的忠诚,对老人的尊重,对亲情都在屏幕上。影片塑造了贯穿全片的主角王,以辩证的思维和许多生动的生活细节,歌颂了他正直的人格尊严和长子的责任感,痛斥了他的情感缺失和道德失范。剧中的其他角色,尽管自身存在道德和情感上的缺陷,最终还是被真善美所激励,净化了自己的精神。

    这部电影的现实温度源于用艺术教育人、养人之心,影片确实对市场经济和物质主义冲击下理想的失落和精神的沦丧进行了深刻的批判,但同时也给剧中的生活和人物注入了善意和理解的温暖,促使他们真、善、美。现实主义的温度也造就了现实主义的力量,电影中渗透的“真”与“善”最终形成了艺术表现的“美”。

    作者:钟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