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前位置:首页 > 太平洋在线动态
  • 品味红色经典:大浪淘沙始到金


    时间:2021-01-30  来源:  作者:  浏览次数:


      

    大浪淘沙始到金(品味红色经典)

    如果你打开专栏,

    今年,我们庆祝中国共产党百年诞辰。百年之旅波澜壮阔,百年初心长存。一系列红色文学经典,镌刻着一代又一代中国优秀儿女们接连奋斗、无私奉献、不怕牺牲的先进事迹,镌刻着百年大党的梦想与追求、情怀与责任。从今天开始,本版开启“品味红色经典”栏目,诉说红色经典的魅力,分享“我”与红色经典的故事,还原记忆中的经典作品与经典形象,凝聚精神力量进行新的征程。

    “工农兵团结前进,万众一心!”

    这首广为传唱的《工农兵联合起来》,生动地展现了20世纪20年代革命者的豪情,从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到家喻户晓的电影《大浪淘沙》。

    1963年参加《大浪淘沙》拍摄。由于种种原因,影片停播了一段时间,直到1965年才完结,1977年才与观众见面。

    这是第一部反映新中国大革命的电影,讲述了四个年轻人在革命浪潮中的追求、斗争和分裂的故事:1925年,年轻人金功书、顾大明、杨汝宽与于宏奎一起进入山东师范学校,于宏奎在途中被解救并逃离婚姻。在这里,他们受到共产党员赵的启发,开始接触革命活动,做出了不同的人生选择。大革命的风口浪尖上,有人加入革命,有人向敌人投降。影片中,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初的党员形象呼之欲出,感人至深,令人难忘。

    正如有评论者指出的,《大浪淘沙》遵循现实主义原则,真实再现了大革命前后变化的历史图景。导演让主人公在复杂而危险的环境中探索、追求、奋斗,在革命浪潮中接受历史的放映。结局不同,说明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青年走马克思主义道路才是希望。

    《大浪淘沙》改编自朱道南口述、余炳坤组织的革命回忆录《在大革命的洪流中》。拍戏前,我遇到了当时的上海市房管局党委书记朱道南。他早在1927年就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的旧革命,亲身经历了“马日事变”、“广州起义”。《在大革命的洪流中》是关于他和他的同志们早年参加革命的斗争经历。

    林逸导演是我在东北电影制片厂的老战友和同事。他是我第一个了解电影艺术的老师,也是入党介绍人。他认为男主角-舒在外貌和性格上都很适合我,想方设法把我借调到珠江电影制片厂。

    初稿剧本叫《在洪流中》,是译林和朱道南、余炳坤合编的,打磨到第五稿才叫《革命洪流》。在改编中,译林以四兄弟的结拜为开头,与原现实主义回忆录的主要情节大相径庭。看完剧本后,夏衍建议电影的片名应该由剧中几个年轻人不同的人生轨迹来界定。最后题目是《大浪淘沙》,思路是“大浪淘沙,先金后银”。

    来到朱颖工厂后,在林逸主任的悉心指导下,我为塑造公瑾付出了很多努力。拍这部剧的时候我32岁,拍完的时候我35岁。按理说和剧中男主角年龄差距很大。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年轻,我每天早上早起,在大院里跑来跑去,加强体育锻炼。有一次,拍了一天,我们都饿晕了。饰演大哥的简瑞超,从河里摸了很多鱼。大家赶紧把它装在脸盆里,捡了一些杂草,放上去用火煮了,然后美美地吃了一顿。

    我们外景拍摄去过长沙,济南,青岛,武汉。影片中收复英租界的场景是在天津第五大道拍摄的,因为实际的地方已经不是以前的样子了。戏的场面很大,很多人要求参加现场。天津当局专门批准封锁第五大道的半条街道,把园林工人连夜安排为当年的汉口沿江海关。除了团体表演之外

    在济南拍戏的时候,有一个场景需要骑兵,济南找不到,就从边防军调了八匹军马来实拍。导演设定后,再加上后期制作镜头剪辑,好像有几十匹马。我在济南老火车站白做了一个演讲,只有一两个有效的镜头,也花了很长时间。伊莱恩导演的要求真的很严格。

    到1964年9月,第一批《大浪淘沙》的样本开发出来了,一些开头和结尾的外景没有拍出来。当时我眼睛里突然看不到东西了!

    那天是《马日事变》的拍摄。我扛着石进扮演的受伤的老师赵,一层一层地逃离叛军的严密追击,来到了一个废弃的仓库。叛军追来不久,我赶紧打开窗户,想把赵抬出去砸死,可是窗户被铁棍焊死了。

    真正的铅球铁棒是橡胶做的道具,我要努力。当时窗外的镜头正对着我,我在生闷气,咬着牙,铆着劲弯杠。只觉得血一个劲儿往脑袋里涌,眼睛里看到星星就晕了过去。更糟糕的是,我头脑清醒,知道每个人都来帮我,但我什么也看不见。

    后来医生说是多日疲劳,严重缺乏正常营养供给导致失明。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可以恢复正常视力。卧床休息,短期内无法拍摄,只能推迟拍摄。

    细心的观众会发现,我在这部电影不同场景甚至相同连贯情节中的体重和瘦瘦明显不同,这是因为反复的重新拍摄。感谢摄影师用不同的位置和角度,不厌其烦地尽可能缩小差距。

    《大浪淘沙》从改编、拍摄到改版发行,一路波折。周恩来总理亲自介入影片的拍摄和改版,陶铸同志四次亲自指导。在相关领导的建议下,我们意识到电影虽然讲述的是历史,但故事片和纪录片是完全不同的,必须是全面的,取舍的,艺术化的处理,不需要拘泥于历史事件。

    早在电影开拍时,剧组就以小组的名义给陶铸同志写了一封信。我们的剧本写于1925年

    事情,而陶铸同志参加过1927年的广州起义。故事不一样,年代大致相同,我们想请他讲讲早年参加革命的经历。后来,陶铸同志来到珠影厂,畅谈了他当年参加革命的情况、广州起义的亲历,还介绍了反映当时武装斗争的回忆录、中短篇小说及文章,建议大家抽空看看,提升塑造角色的水平。

      1965年12月底,摄制组如期完成任务时,我已经回到北京。随后就听伊琳导演打来长途电话说,样片长达两个小时,多位领导一起到珠影厂看片。有领导提出,靳恭绶救赵锦章一段,“不要把我们的英雄人物写成‘大力士’,可以改为用枪托砸窗户,或者用其他的肢体动作来铺垫”。听伊琳导演讲到这里时,我不禁百感交集,为这种严谨的创作态度感动,也做好准备再赴珠影补拍。

      对于这部戏,我是经过3年漫长的陪伴才终于完成,自然非常关注事情进展。后来,我得知周总理也看了样片,并提出很细致的修改意见。

      也许是应验了《大浪淘沙》的片名,这部戏反反复复修改,我也十几次来珠影补拍,最终成片一个半小时左右。1977年3月,历经千锤百炼,《大浪淘沙》终于与观众见面!

      有统计说,当年《大浪淘沙》的观影人次有20亿之多。人民日报刊登的观众评价说:“影片生动形象地告诉我们:大江东去浪淘沙,革命的洪流中也总是有人落荒,有人叛变。自然,也更有人迎风斗浪,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向胜利的彼岸……长河不止,浪花不灭,有着极其旺盛的生命力!大浪淘沙是历史的必然,大浪淘沙是革命的真理。”这是我们想传达的理念。

      (作者为电影艺术家,刘澍整理)  

      于 洋

    本文来自太平洋在线 转载请注明

    上一篇 下一篇


    • 用户名:
    • 密码:
  • 验证码:
  • 匿名发表